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自贡全搜索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7|回复: 0

姐妹情深!富顺一女子肝硬化病重,妹妹毅然捐肝!暖心~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5-10 08:5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4月26日,四川省人民医院完成了该院历史上首例成人右半肝亲体肝移植手术, 42岁的伍晓娟将自己右半肝捐给了47岁的姐姐伍艳,在临床器官移植中心多学科支持与合作下,克服重重困难攀上移植外科手术顶峰。

撇开“技术”成分,捐献者需要忍受的痛楚、承担的风险、付出的代价同样让人动容,人到中年的妹妹为此赌上了自己的下半生——作出决定一刻她仿佛看见,时光倒流,在富顺县城东街一间面积不大的串架结构房子里,五姊妹打打闹闹、想亲相爱,那时候她们还小,父亲还在。
手术

据了解,五年前姐姐伍艳发现慢性乙型肝炎肝硬化,两年前出现肝功能衰竭,今年3月发现早期肝癌肿瘤。最终被诊断为:慢性乙型肝炎肝硬化,门静脉高压,肝昏迷,原发性肝细胞癌,肝功能衰竭,同时合并肝肾综合征、肝肺综合征,频繁发作肝昏迷症状。

4月26日,省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在手术室、麻醉科、重症监护室等多学科的支持与合作下,历时十八个小时,克服了病人凝血功能差、多重器官脏器损伤、肺动脉高压等问题,成功为伍艳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。

据悉此为该院历史上首例成人到成人右半肝亲体肝移植手术,据患者主治医师介绍,因为受体需要的面积小,成人给小孩捐赠肝脏较为常见,成人捐赠给成人则相对少见;成人右半肝亲体肝移植术属于移植外科手术技术的顶峰,需要精准测量捐肝和保留肝部分的体积和功能,既需要保证供体安全,又需要为受体提供足够的肝脏组织,否则病人就会出现小肝综合征。

目前妹妹伍晓娟的肝功能已经逐步恢复,姐姐伍艳指标和精神状态在计划中康复。

守望

省人民医院临床器官移植中心移植病房,4号床和1号床中间只隔了一扇推拉门,自从5月5日姐姐伍艳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,这扇门就再也没有关上,躺在各自病床上、承受着各自的痛楚,姐妹俩遥遥相望。

“看着心里才踏实。”尽管从4号床妹妹伍晓娟角度望去,姐姐伍艳脸色蜡黄,多数时间歪着头、半张着嘴,昏睡不醒。

在重症监护室,姐姐伍艳醒过来第一句话是问守在旁边的丈夫雷从高:“妹妹痛不痛?”

今年三月,发现妻子患有早期肝癌肿瘤之后,肝移植成了唯一救命办法,留给雷从高的时间只有防止癌细胞扩散的期限“两到三个月”,尽管在多家医院排号,但他私下打听,有的等待肝移植的病人已经排了一两年。

据悉,雷从高和伍艳为组合家庭,有人劝过雷从高“小心钱花了人也没救回来”,但对他来说“治”或“不治”从来都不一个选择。

对妹妹伍晓娟来说“捐”或者是“不捐”也不是一个选择,从得知排号恐怕“来不及”的一刻起就下定了决心:既解决了肝源,又能省一大笔钱。

雷从高告诉记者:“我前前后后问了她三次,答复都一样。”

捐肝

妹妹伍晓娟向家人公布自己的决定之后,上网查询了“捐肝对身体有什么影响”,尽管基本上都是“会长出来”之类答复,但前提是“捐三分之一可以复原”或者是“一般只捐一小部分,尾叶部分”(指成年人给小孩捐肝),而她需要捐献的肝脏则超过了一半。

伍晓娟在多年前离异,需要“征求意见”以及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只有已经成年的女儿——女儿的一番话让她感动不已:“妈妈,能不能让我来捐,我比你年轻。”

为了捐肝伍晓娟向单位请了一个月假,本月17号就该上班,目前她正在为无法及时康复、按时到岗发愁。据悉伍晓娟为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一名聘用人员,工作地点在大安庙坝,尽管每天天不亮就从市区出发,往往天黑了还到不了家,每月工资拿到手不到两千元,但她却格外珍惜。

捐肝不但让伍晓娟这份赖以安身立命的工作产生了危机,还因此结束了一段原本以为可以期许的关系。4月初,入院完成各项检查之前伍晓娟收到一条信息,对方在表达“敬佩你的无私奉献”的同时,委婉表达“自己太自私了”“祝你早日康复!”



少时

“这是六妹身上第四道疤,(包括之前)两次破腹产,一次动手术——这一次伤口最长,从胸口到右下腹部,足足有三四十公分!”在病房负责照顾伍晓娟的四姐伍红为此心疼不已,她告诉记者即便在止痛片和安眠药帮助下,伤口带来的剧烈疼痛仍然让伍晓娟每晚都无法入睡,她更担心的是:“年纪也不小了,加上这么长一条疤,恐怕今后更不好找对象了”。

伍家位于富顺县城东街一间面积不大的串架结构房子里,父母均为工人。伍家一共五姐妹,按照当地风俗“压长”,老大是过继亲戚家的孩子,于是大姐便成了二姐以此类推五妹就成了六妹。至于姐妹为何有五个之多,伍红笑着说“父母一直想生一个儿——结果生了我们几个,(但)他们还是个个都爱。”

那个年代的多数家庭都不宽裕,伍家因为小孩多显得格外拮据。伍红记得放学后她们几姐妹要到附近的糖果厂包糖果补贴家用,偶尔还可以偷吃一颗,仿佛至今那甜丝丝的滋味还停留在心头。

五姐妹年龄相差不大,在两到五岁之间,因此磕磕碰碰、打打闹闹在所难免——一般是年龄相近的“捉对厮杀”。伍红就爱和三姐干仗,理由很简单,因为三姐成绩好父母因此格外“偏心”,享有早上一个人吃一个鸡蛋的特权。伍红记得自己一上手就薅掉了三姐的眼镜,掉在地上摔碎了,两人又瞒着父母凑钱买了一副新的。

“五姐最爱抢我的新衣服——”经常和伍晓娟干仗的就是现在躺在她对面的五姐伍艳,她表示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,自己因此深得父亲的偏爱,有更多机会穿上新衣服,比她大五岁的伍艳便气不过要来争。

时光就这样在打打闹闹中飞快溜走,孩子们渐渐长大,父母却渐渐老去。“父亲在我十八岁那年检查出来癌症,拖了八年。”伍红告诉记者父亲去世那年,六妹伍晓娟高中毕业刚满十八岁。她们每一个人都记得父亲临终前把五姐妹叫到面前,说的那一席话:“你们要团结,谁有困难都得帮,一家人不能散——”

如今二十四年过去了,五姐妹的关系格外好,尽管分别居住在市区和富顺两地,但隔三岔五都会聚一次,逛街、看电影又或者是出去旅游。六妹伍晓娟离婚后多数时间住在五姐伍艳家里,两人同在大安庙坝上班,伍艳没生病之前两人一起早出晚归。

她们的母亲今年八十四岁了,最近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最小的两个女儿便四处打听,伍红骗她说:“老五工作忙得很,老六耍朋友去了——”

来源:自贡晚报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